相关文章

温州鞋弃海运借道新疆 重返中亚致命灰色清关

  天山网讯(记者 肖海)俄罗斯政府查扣温州鞋的强硬态度,迫使温州鞋商放弃海运通道重新选择新疆陆路口岸。而致命的“灰色清关”,使温州鞋想重返中亚显得也不那么容易……

  俄罗斯税务警察拉走温州鞋带来的似乎并不全是坏消息,起码对于从事国际货运代理的张丽来说,她的生意的确因此好了起来。

  就在温州鞋在俄罗斯被查扣的第三天,张丽接到了温州一个鞋厂老客户的电话,尽管此前这位鞋厂老板已经一年多没有与她联系过了,但这次他的态度显然要比从前殷勤了许多。这位鞋厂老板在电话里对张丽说,希望她的公司能帮助自己从新疆的口岸运一批温州皮鞋转口到俄罗斯。

  凑巧的是,近来张丽的许多新疆同行们也都陆续接到了来自温州的订单。要知道,这些年从温州发到新疆,再由新疆转运出境到俄罗斯的皮鞋数量是越来越少了,而现在这些订单对于从事国际贸易的新疆人来说,简直就像忽然从地缝里冒出来的一样。

  知情人士给出的解释是,由于这次俄罗斯政府税务部门从位于莫斯科萨达沃特花鸟市场查抄出的温州鞋子,全部都是从温州经海运运达莫斯科的,温州鞋的海运通道已经成为“众矢之的”,而经新疆陆路口岸进入俄罗斯市场的通道,因有着长期稳固的“渠道”优势则没有受到波及。

  俄罗斯政府对“灰色清关”的强硬态度,竟然迫使温州鞋放弃海运重新通过陆路走中亚。这个结果让温州商人们多少感到无奈,因为此前他们曾想过放弃这条陆路通道。

  □关键词

  灰色清关

  灰色清关是“包机包税”的延伸,即发货人在中国发货、交钱,收货人在俄收货,其余中间环节,包括运输、通关、商检等统统由清关公司解决,负责履行通关手续和收取税款。

  成都鞋开始取代温州鞋

  在边疆商贸城做了4年生意的李女士是新疆本地人。在她的印象里,两三年前的边贸市场,卖温州鞋的占到了绝对的统治地位。据她回忆,当时从边疆商贸城发到中亚乃至俄罗斯的皮鞋,八成以上为温州生产。不过,这两年温州鞋的表现却呈“退潮”之势。

  日前,当记者走进边疆商贸城一楼时发现,六成以上的皮鞋竟然都产自成都和广东等地,其中尤以成都鞋所占市场份额最大。

  “我们这儿几乎都让成都鞋垄断了,你看看周围全都是卖成都鞋的。”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温州厂家代表介绍说。说着他还指了指门前的广告,只见上面赫然写着“铺位出租,温州鞋免谈”的字样。

  看记者不明就里,这位厂家代表解释,自己经营的温州鞋,目前在款式和价格上与成都鞋相比已没有多少优势。可能是因为离新疆近的缘故,成都鞋在款式上更新得更快,给顾客的折扣也多。所以他决定将部分摊位腾出来,租给别的厂家代表。

  实际上,经营货物运输的业内人士指出,如果以运输到莫斯科市场为例,走海运温州鞋厂家每立方米货物的成本要比走陆路便宜100美元左右。于是,成都鞋与温州鞋在目标市场上开始变得有所不同。对于温州鞋来说,除了出口到中亚外,如果从温州直接上船到俄罗斯市场,走海运则是最佳选择。而成都鞋则开始逐渐取代温州鞋在中亚市场的传统地位。

  不过让大多数人都没有想到的是,这种市场格局的变化还间接导致了温州鞋在俄遭查扣的结果。“这两年,新的海运通道让大批温州鞋涌进俄罗斯,而灰色清关的出口方式本来就不能‘见光’,数量如此庞大的温州鞋自然就成‘出头鸟’。”一位业内人士评价。

  相比之下,由于从新疆出境的温州鞋日渐减少,反而使中亚通道显得更加安全。

  致命灰色清关路径

  对于温州鞋重返中亚的现象,张丽认为可能只是一些特殊情况下的非常举措,并不能解决根本问题。在她看来,中国与中亚国家及俄罗斯之间贸易采用的方式都大同小异。不同的是,因对于像温州鞋这样的中国大宗商品的依赖程度不同,政府对“灰色清关”采取的态度不同罢了。

  一位长期在俄做国际贸易的商人透露:大部分在疆做对俄贸易的企业,主要通过边贸方式进行销售,也有少数是通过参加展览会进行摊位式直销方式。由于国内商人的语言障碍及无俄方的背景关系,所以大部分都是依赖清关公司提货,且绝大多数都是选择全包形式,以公路或铁路运输,货物到俄后直接由俄方的清关公司运到目的地。

  所以温州商人出去往往是先联系新疆货运代理商,在国内与货运代理商签订协议之后再出去。而通常就是由这些代理人联系海外的清关公司。当货物运到目的地后,大部分人把清关费交给国内货代在国外的代理人,再由他们转交给清关公司。

  但是这条路径的致命弱点在于,受到沿线国家的贸易政策影响较大,不利于季节性强的商品及时到达目的地。去年哈萨克斯坦某口岸就曾以查“灰色清关”和超载为名封关近半年,而谁也不能保证这种情况不会再现。

  看起来,温州鞋想要通过中亚通道进入俄罗斯也并不容易。不过,面对目前俄方越来越强硬的态度,温州商人首先考虑的则是安全。

  该人士指出,前些年通过中亚通道开拓俄市场时,随着贸易的扩大,中方企业在俄已经寻找到不少有实力、资信较好的客商作为代理商,这是与海运通道相比的最大优势。正是这一优势能够确保温州鞋“安全”。

  不过要想真正规避“灰色清关”带来的风险,在俄设立正规的公司、招收当地员工、让俄罗斯人处理本土事宜,或许是一个可以起到事半功倍效果的途径。目前张丽和她的许多朋友都已经有了这个打算。

  事件进展

  ●21日,温州市鞋业代表再次赴京。在此次事件中受损最大的纳斯特鞋业董事长蔡仁胜证实,温州市鞋革协会及部分鞋厂代表将参加商务部欧洲司举行的紧急会议,共同商讨“3·12扣鞋事件”的解决办法。

  ●22日,被俄查扣的价值8000多万元人民币的温州鞋目前已经出现在莫斯科的市面上。莫斯科温州同乡会副会长虞安林说:“中国商人要想再要回这批被扣留的商品,可能性已经不大。”

  ●22日,温州市外经贸局公平贸易处向温州出口鞋企发出了口头预警:包括温州鞋在内的中国鞋,最近在欧盟市场出现出口量剧增,但单价却猛跌的情况。在欧盟对从我国进口鞋类实施监管期内,如果这种量增价跌势头再持续下去,欧盟可能随时对我国鞋类提起反倾销措施。

  记者观察

  温州鞋挺进 欧洲的路径

  细数温州鞋在国际市场上的劫难,不仅只有最近半年时间里发生在俄罗斯与西班牙的两起。自进入新千年以来,温州鞋已遭受俄罗斯、西班牙、意大利等国的数次劫难。

  然而,在一定程度上,这几次国际劫难促使温州鞋一步步进入国际市场。当时该起事件之后,温州鞋部分出口主力不得不舍弃俄罗斯市场,转向东欧国家。此后,温州鞋企开始利用东欧紧邻欧盟国家的便利,开始向欧盟市场渗透。而随着不少东欧国家成为欧盟新的成员国,温州鞋企的产品又开始利用这些欧盟新成员国关税方面的优势,更快地占据了欧盟低端鞋业市场的份额。

  这与现在温州鞋走海运遇阻后转而从中亚通道进入俄罗斯市场的策略非常类似。去年9月17日,温州鞋在欧盟国家中的矛盾进一步升级,西班牙埃尔切部分暴徒将中国鞋城800多万元的鞋付之一炬。

  相关专题: